□本報記者游春亮
  □本報通訊員孟廣軍
  患有精神障礙的他停藥後,將6歲堂弟騙到樓頂殺害。近日,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李某某批准逮捕。
  據瞭解,近年來深圳檢察機關已經辦理了多件精神障礙患者暴力案件。檢察官認為,應加強對精神障礙患者的監管,對此類惡性案件重點應放在“事前預防”。
  駭人:
  精神病人殘忍殺死親人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現年21歲,患有精神分裂症,從2010年年底開始,先後兩次在精神病醫院治療,但至案發前20多天他停止了服藥。
  2013年12月29日,李某某好像聽到有人說他沒用,心裡很憤怒,便產生了殺死堂弟的念頭。他先到住處附近一座廢棄的廠樓“踩點”,之後回到家中,準備了一把菜刀和黑色塑料袋。當天上午,李某某謊稱帶堂弟外出玩耍,徵得其奶奶同意後,他將堂弟帶到廢棄廠樓的樓頂殺害。2014年3月28日,深圳市偵查機關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提請批准逮捕李某某。
  經鑒定,李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案發當日其處於該病顯症期。實施作案行為時,其受精神障礙影響,實質性辨認能力完全喪失,常識性辨認和控制能力尚存在。
  4月3日,深圳市檢察院作出批准逮捕李某某的決定。案件承辦人、該院偵查監督一處檢察官劉偉成表示,李某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涉嫌故意殺人罪,案發時其受精神障礙影響,但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其可能實施新的犯罪,有社會危險性,且其有可能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刑罰,符合逮捕的條件,應當予以逮捕。
  危害:
  作案手段殘忍不計後果
  記者瞭解到,深圳市的精神障礙患者犯罪的案件時有發生。2012年以來,檢察機關已經對多件沒有完全喪失辨認能力和控制能力的精神障礙患者殺人或故意傷害的案件提起公訴。辦案中,還發現一些案件的被告人具有偏執型人格、衝動型人格等不良人格特質以及其他心理障礙等。
  被告人石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他常感覺身邊很多人議論自己,且欲加害自己,於是特意買來一把彈簧刀防身。他在快餐店吃飯時,覺得隔壁有人在談論他的行蹤,“他們在騷擾我”,他拿出彈簧刀,當場捅死1人,捅傷3人。該案目前尚在法院審理中。
  被告人文某某患“疑病障礙”,並繼發抑鬱發作。他懷疑自己得了艾滋病,並傳染給妻子和兒女。儘管多次檢查結果都是陰性,文某某就是不信,反而認為是醫院查不出來。為避免家人受罪,他用被子將妻子和10歲兒子捂死,自己自殺未遂。2013年12月,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年。
  被告人馮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走到馬路上感覺有人在罵自己,遂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對行人亂捅,捅死2人,捅傷5人。他說:“我感覺有聲音在議論我,都在罵我嘲笑我,我覺得周圍有人想害我。”他曾在幾個醫院看過精神障礙,一直在吃藥。2012年9月,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其無期徒刑。
  辦案檢察官稱,精神障礙患者的思維異常,經常出現一些被害妄想、幻覺、人格改變、神經質性格等,容易做出極端的事情,其中尤以殺人、傷害為主,其作案動機常人難以理解,實施暴力行為突然,手段殘忍,不計後果,對家庭安全和公共安全具有嚴重的危害性。
  監管:
  事前預防重於事後控制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刑事訴訟法增設了強制醫療程序,對於實施暴力行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嚴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經法定程序鑒定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障礙患者,有繼續危害社會可能的,可以予以強制醫療。記者瞭解到,迄今為止深圳市檢察機關已經對3起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障礙患者申請強制醫療。
  精神障礙患者但某某因連續實施搶劫、強姦的暴力行為被公安機關抓獲。經鑒定,其患有精神分裂症,兩次案發均處發病期,在實施暴力危害行為時均受精神病理因素的影響,辨認和控制能力完全喪失。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強制醫療申請。2013年3月5日,法院作出裁定,依法決定對但某某採取強制醫療措施。這是廣東省首例依法不負刑事責任的精神障礙患者強制醫療案件。
  其後,經檢察院申請,2013年7月25日,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經開庭審理後對持刀威脅女工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黃某作出強制醫療決定;2014年1月16日,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對將親妹妹殺死後分屍的精神障礙患者戴某某採取強制醫療措施。
  在採訪中,檢察官劉偉成向記者指出,強制醫療程序只是事後控制,更重要的是事前預防。首先,監護人要切實負起監護責任,讓精神障礙患者得到正規有效的治療,督促病人按時服藥,定期複診。在日常生活中,更要密切關註精神障礙患者的精神狀態,一旦發現有異常的苗頭,要及時採取措施加以預防。其次,要設立精神障礙強制醫療機構,對那些經過專業評估,明顯具有危險性,隨時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精神障礙患者以及經濟困難、家庭無力監護或沒有監護人的精神障礙患者實行集中收治,而不是等到悲劇發生後才亡羊補牢。第三,要建立基層監控防範體系。基層派出所、街道辦、村委會、居委會、社區等應切實履行管理職責,掌握轄區內的精神障礙患者的真實情況,堅持定期走訪,協調解決醫療困難,突發情況第一時間處置。此外,還要加大對精神衛生法的宣傳力度,普及精神衛生知識,努力改變人們對精神障礙患者的歧視和偏見。
  “精神障礙患者是弱勢群體。對弱勢群體的保護,標志著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希望社會能夠給精神障礙患者更多的尊重、理解和關愛,因為只有他們正常地生活,我們的社會才會和諧。”劉偉成說。
  (原標題:避免“武瘋子”傷人不能總是亡羊補牢)
創作者介紹

張智霖

bh02bhtv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